金瓶梅(崇祯本)

金瓶梅(崇祯本)
这套《金瓶梅》(上、下册,约1240印刷页)是全球第一部简体、双版本、带200原图(其中30多幅春宫图也全部保留)、不做任何删节处理的版本。是目前海内外各种版本中内容最全的版本。
它以北京大学图书馆藏善本影印本为蓝本制作的。包括拥有最充分原始信息、最具可读性的“崇祯本”全部内容(该版本曾面向中国高级领导干部、学者和大型图书馆少量印制),并附录万历“词话本”中和“崇祯本”内容不同的部分(将“词话本”中与“崇祯本”差别较大的第一回前半部分,第五十三、五十四回,以及词话本特有,而崇祯本所无的“欣欣自序”、“廿公跋”、“词曰”以及“四贪词”,也一并附上)使得读者花一套书的钱,同时可得两大主要版本的内容。
崇祯本的200幅精美插图,虽然有“春宫色彩”,也全以每图一页予以保留;崇祯本原有珍贵的眉批和旁评以双排小字体全部插入正文里(该版本现在市面上仅有一套齐鲁版的繁体竖排本,则是将眉批放在页眉位置,使读者不知批点何处。新加坡一些拥有繁体竖排本的读者,又购买该简体版本,主要是看中了这一处理),可起导读作用。并对原本中的异体字进行认真查对和部分替代,给今日读者的阅读必将带来不少方便。
《金瓶梅》的传世版本很多,主要有词话本、崇祯本和在崇祯本基础上改写而成的“第一奇书”本(中华书局的《会评会校本金瓶梅》以此版本为主体,台湾也出过不少该版本)。
“崇祯本”可读性较强,是学术界公认的。百年学术争议的课题即:哪本保留了最充分的原始信息,即何者最“正宗”? 长期以来,学术界普遍认为“词话本”是正宗传本,认为“崇祯本”是在“词话本”基础上改写而成的版本(齐鲁书社出版的繁体竖排本的前言,是由吉林大学知名金学专家王汝梅教授所写,是这一观点的代表性看法)。
该书主编董玉振博士在细研三大版本基础上,发现了极为确凿的证据,并配合严密的逻辑推演,得出结论:“崇祯本才是《金瓶梅》的真正正宗传本”;否定了万历“词话本”和崇祯本是“父子关系”的传统认识。同时,董博士相当有把握地认为:在万历“词话本”前,曾有过更早的版本,而“崇祯本”就是该版本的唯一传本;有关的分析写入该《金瓶梅》的“前言”中。到目前为止,还没有学者对这一准确的论证提出质疑。董玉振博士所写的前言,引起新加坡本地学者购买该书的极大兴趣。
董玉振获得清华大学工学博士学位,在新加坡被誉为毛泽东研究专家,他本人及其著作《巨人的背影——为毛泽东辩护及当代中国问题省思》被南洋媒体广泛报道,并受邀在新加坡、马来西亚进行多场大型演讲。